是那颗被遗忘的星辰,同万千伙伴一起闪耀着。
代号:太守像攻

酒茨双担,拒绝割裂,他们是彼此的信仰和底线。

根本不用滤镜,奶什么就能中什么,下一个目标是记忆恢复味的酒茨喜糖。
大长篇挖掘机,不定期掉落毒脑洞短篇&我CP小论文&图,水平就这样勿见怪。
一个坑填完开新的,早期坑没填的大概就是鸽了。

本命CP不拆逆且护犊子仅是我个人创作&吃粮倾向,会怼CP黑但不干涉读者口味,
喜欢的创作主题也一样,会码小论文怼偏见,但我写的随意看不看。
欢迎各方人士爬我家甚至提纯~

【酒茨】有意而为(七夕贺文)

七夕的习俗不多,其中有一个是在沐浴的时候互相偷走衣服,引发大家都没得穿只好穿对方的,而在AO情侣之间还会进一步引发连锁反应。

我管你是情侣还是挚友呢

帝俊X羲和

撸起了袖子下场写同人。

耽美操作,第一人称,如有雷同,纯属写实。

顺便表明站稳CP。(临时起意产粮,不会一直写)

【酒茨】是谓“挚友”

茨木第九十九次将树林外那些嘴碎的杂鱼打发走,是在酒吞恢复记忆的那晚过后。
“一帮爱嚼舌根的庸碌之辈,眼里只有肤浅的风月之事。”他冲着身后目睹一切的酒吞扯出一个无所谓的浅笑,一如往日,将听来那些诸如“鬼王失忆后忘了你们的恋情”“男人的心不过如此”“痴情付之东流”一类妄图讥笑他的话,同那些不知高厚的小妖一道,捏得粉碎、散落身后、踏进土里。
酒吞这回却没有不耐烦地挥手招他回林中喝酒。
酒吞的目光仍如昨夜那般落在他断臂之下破碎已久的袖上,那目光甚至有些露骨。
“挚友……”他有些局促地扯过袖子,试图遮挡什么,尖利的鬼手却徒劳地穿入连血迹都干涸发黑、刷洗变浅的布缕之间。
“你知道本大爷是被封了记忆才会如此,”酒吞此...

大家好,我的笔有话想说。



黑云蔽日,煞气冲天。


只一阵飞沙走石的气浪须臾间狂躁地翻涌,林间万鸟惊飞处,回荡着令人闻声骇然的怒吼。


“你终于……想起这份刻骨的恨意了。与吾同去吧,酒吞童子!”白发大妖沉声道,按下酒碗站了起来。


空荡的右袖一如往日肃杀飘零,衬得他傲立的身影孑然却笃定。


“无须你管!”鬼王几乎下意识地一把推开他贴近的身子,却在那灿若星宇的金瞳晃过一丝几难觉察的错愕之间,垂下的手扯住了他破碎多年的空荡的袖管。


“挚友……”


“……茨木童子。”


他以不容抗拒的气力将大妖一把拽进怀中,紧紧钳制。


茨木的呼吸有些紧促,他料想过与酒...

【酒茨】本大爷被你带进圈了,怎么办?

一个酒性恋和一个茨性恋发现自己取向的狗血故事。

纯粹无厘头顿点荤菜吃,流水账洗洗就下锅的肉。

还债了那个无良的“可以”梗。


戳。我。看

《断臂》
WB之前随性码的段子整理了一下,加了几段成了完整的文。
第一次写SP背景的茨木的酒茨原作向。
背景大概是吞哥恢复记忆之前已经跟他睡在一起的茨木,插叙回忆过去。是一颗糖,从作者本意的角度,结尾没点透不是要让大家想多的hhhh
· 有相爱的妖怪才会做的事情x
吞哥木木情人节快乐!新的一年也要好好在一起哟

大江山是本大爷的事业,摇滚是本大爷的态度。酒吞如是说。


酒吞,地下摇滚歌手,另一个身份是大江山组老大。

茨木,黑道风云人物,从十八岁开始听着酒吞的歌打架,他说只有这个男人歌声里的战意可以支配他浑身的热血。

终于有一天,茨木惹到了大江山门口,一路神挡杀神遇见了身为黑帮头目的酒吞。

结果打架的时候茨木居然说,你的声音如果唱歌一定很好听,像我喜欢的人,被吞哥视为蓄意撩,一个手刀打晕扛回了家。

茨木迷迷糊糊从椅子上醒来发现自己被捆了个结实,对面那个黑老大却抱着吉他唱起了他最爱的那首歌。

次年酒吞终于正式出道,荧屏上的酒吞红发如火却挑染了一缕白,说致意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歌迷,同时还把眉毛画...

天冷手痒就会画出来这种胖茨

【酒茨】脑子一抽,给大家带来一段白蛇传

脑子一抽,就放毒了。前因后果见图。


话说,酒吞童子本是八岐大蛇的遗腹子,是那修行千年的白蛇,却一直困在一具人类僧侣的身体里不得出来。


有一天,寺里来了一个额头长角的“少女”,说自己最近刚变成这个样子,被村里人排挤,来找小师父诉说心事。酒吞定睛看去,发现这姑娘居然是个小子,只是匆匆披了件姑娘的头巾。酒吞问他为何女装,他如实说自己来到寺院门前发现排队找小师父开解心事的都是女人,就随了大流。吞哥哂笑,她们哪是来找本大爷开解的,她们是看本大爷形容伟岸气宇不凡,各怀鬼胎罢了。


吞哥却不知道,这个化鬼的少年见到他也动了心思。


入夜,少年偷偷带了酒来跟酒吞套近乎,吞哥是嗜酒的,却不料...

1 / 25